第187章 法相禦物!佛祖顯靈!(1/2)

“金身法相!”

“法相禦物!”

“出竅!”

砰!

慧真法師兩手合十重重一拍,在掌間有璀璨金光如爆炸,如雷霆轟鳴。

瞬間。

慧真法師的背後顯化出一尊金色佛陀。

金光萬重。

那正是慧真法師修煉的法相。

佛門叫法相。

道家稱之為元神出竅。

這位來自京城鎮國寺的高僧,想不到一身修為通天,已經能做到白天元神出竅,元神能夠在白天顯化。

不過,這白日法相,普通人並不能看見。

隻有天生陰陽眼,通靈眼、法眼…或是懂修行的人才能看得見。

佛陀法相甫一出現,慧真法師便自己把自己在原地舉起來,人直接遁入清梵堂正北方寺廟廣場上那座矗立幾丈高的金身大佛陀神像。

而沿途碰到的隔離清梵堂結界,在慧真法師白日法相顯靈的麵前,不堪一擊,直接破碎。

金身大佛神像是白龍寺最高的建築。

通體鎏金塑造的佛祖金身,自然是白龍寺裡香火最旺盛的地方。

原本正跪在金身大佛像前燒香拜佛的世俗百姓,忽然感到眼前金光一綻,刺目耀眼。

他們模糊看到有一團金色光焰飛進金身大佛像裡,還沒等白龍寺人頭攢動的香火信徒們反應過來。

轟隆!

地動山搖。

風卷雲動,驚天動地,掀起驚世狂瀾,上萬斤重,高達數丈高,比佛塔還要更加龐然大物的金身大佛像,明明就是死物,可此刻,卻動了!

金身大佛像活了過來!

大白天佛祖顯靈!

這舉世震驚的一幕,猶如耳鳴般轟的爆炸,把白龍寺上正在上香的百姓們驚得大腦發白。

“這……”

全寺百姓與和尚全都看驚呆了。

心裡頭翻江倒海,瞠目結舌。

“佛祖顯靈了!”

“佛祖顯靈了!”

當百姓們反應過來後,全都一臉狂喜的跪下磕頭,高呼叩拜,一臉狂熱。

金身大佛像活過來後,怒目轉身看向身後的清梵堂方向。

龐大的金身大佛像哪怕隻是一個轉身,都能帶動天地風雷雲動,轟隆隆,身體撞碎空氣,帶起劇烈罡風,其佛法高大,通天,宏大無邊。

“白日顯化法身,白日元神出竅?”

“你已經跨入白日法相可禦物的境界?”

“不對……”

“我看出你法相不穩,左右搖擺,你還沒真正跨入第三境界的日遊禦物,你法相修行還不夠火候,白天就敢具現出法相,你也不怕神魂回不了竅,神魂被大日焚燒引燃,肉身沒了神魂死在這白龍寺裡!”

黑佛禪遠和尚,那張笑臉佛上,帶著邪異眸光。

隨著九麵佛一部分精神意誌降臨他身,他的眼光也開始上漲,一眼便看出了慧真法師的虛實。

其實黑佛禪遠和尚的這些話,都是拖延之詞,想要故意擾亂慧真法師的一顆佛心,心有顧忌。

他的真正目的,至始至終,都是那名滿臉老人斑老僧手裡的舍利子。

唰!

黑色身影如一道黑色冷電般激射而出。

黑佛禪遠和尚拳印漆黑佛光,一身氣機還在不斷暴漲的撲殺向他“師父”,那名滿臉老人斑的老僧。

但黑佛禪遠和尚還是低估了慧真法師要殺他,要清理門戶的決心。

金身大佛像剛轉身怒目看向清梵堂的黑佛禪遠和尚,沒有多餘廢話,原本是死物的金身大佛像,在他法相附體下仿佛真的活了過來,目綻宏大佛意,口若洪鐘,居然能口吐人言。

“世尊若有眾生,多被諸惡鬼神之所惱亂。若令惡鬼自歸降人者,嗡,俱嚕,馱曩,永離苦難!吽!”

金身大佛像口吐人言,開口念出佛咒,聲大如洪鐘,如雷霆霹靂天空,震懾人心,一切心懷鬼胎者,宵小之輩者,都被這佛咒上秉承的無上佛力,當場震暈過去。

心懷鬼胎者。

無法直視神佛顯靈。

要知道金身大佛像承載了香火信徒們日以繼夜的香火,早已非普通凡物。

民間流傳一個傳聞,相傳某人因為對廟宇不敬或是拆神明廟宇,不久後人就遭遇了橫禍。你就是給再多錢,也沒人願意去拆寺廟,怕有命拿,沒命花。

這種民間傳聞並不是空穴來風。

這世上有一種大道,叫香火大道。

要不然為什麼不爭名不逐利的滿天神佛,卻都爭相把香火、信徒看得那麼重?

慧真法師企圖借助金身大佛像上的蒸蒸日上香火信念,今日斬妖除魔,鎮壓九麵佛。

噗通!

有了香火相助,原本正飛撲向老僧,想要掠奪其手裡舍利子的黑佛禪遠和尚,在金身大佛像的怒叱下,人噗通跪在地上。

砰,膝蓋在地上重重砸出坑洞,力若千鈞,仿佛在他背上,這次背負了一尊更高大,更沉重,更佛法無邊的佛陀。

呼!

狂風呼嘯。

一隻金色佛掌,遮天蔽日蓋下下來,躲無可躲,就像通天五根金漆手指,從天而降。

轟隆!

一聲大響,天崩地裂,藏汙納垢之所的清梵堂,直接被通天徹地的佛祖一掌拍成廢墟。

通天的偉力。

氣勢洶洶拍在地上。

甚至連腳下矮山都好似震顫了一下。

這驚世一掌,白龍寺所有人都看到了,把在場每個人都看驚呆住,這佛祖顯靈怎麼還五指按壓在白龍寺裡了?

這從天而落的驚世一掌,把躲無可躲的黑佛禪遠和尚,直接一巴掌拍進五指印下。

……

……

白龍寺一處地牢下。

隨著金身大佛像的從天而落一掌,外頭劇烈的動靜,也傳進地牢裡,地牢裡一陣地動山搖。

這處地牢裡,關押著不少僧人。

這處地牢,尋常人都找不到,因為這是後來修建的,專門用來關押異己的地方。

在地牢最深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