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龍女的趨吉避凶(1/2)

“有點怕。”墨黑玉將小臉靠在燕紫雲的胸懷上,重重點點頭。

“為什麼怕啊。他看起來與你差不多大,而且聽他語氣似乎很關心你。”燕紫雲托著墨黑玉的屁股,不解道。

“不。他比我大五十多歲,比我強很多。而且他未必關心我,我覺得他不懷好意。”墨黑玉搖搖頭道,頭上總角上的黑色絲帶,隨著一陣亂舞。

“雖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但我聽他的聲音,似乎真的很關心你。”燕紫雲騰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兩點。”墨黑玉也騰出一隻手,伸出兩根白嫩嫩的手指,做了個剪刀手,然後才脆生生道:“第一,根據我獲得的情報。青木的父親青龍王便不是什麼好人,風評不好。正所謂家風不正,子弟焉能學好?”

“第二。父親說我們這一脈,慣會趨吉避凶。隻要放空自己,心中沒有雜念,便能善探聽,辨人間險惡。我本能感覺到青木不懷好意。”

機靈鬼燕紫雲恍然大悟,指著張寧道:“難怪你隻與我表哥見了兩次麵,吃了一次酒便飛撲過來,你認為他是好人啊?”

“好人與壞人這個界限太模糊了,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解釋。但我感覺張寧哥哥不會對我不利呀,再說桃林寺風評極好,我們妖屬隻要不吃人,桃林寺的和尚便不會對付我們,而且我父親與桃林寺交情不淺。對了對了,張寧哥哥還是祖能大師的八拜之交,正所謂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從情報與感覺上來說,張寧哥哥可比青木要可靠多啦。”墨黑玉在燕紫雲的胸懷上一蹬短腿,飛撲向張寧的背部,抱著張寧的脖子,笑盈盈得。

“善於探聽,辨人間險惡,趨吉避凶。龍屬有千總,你們這一脈卻也是特殊。”王元光王師姐若有所思道。

“很特殊的。”墨黑玉用力的點了點頭,很驕傲的樣子。

張寧在旁聽了,便也明白了。原來這個小黑蛟雖然坐在酒席上不動,安安靜靜,被李秀空喧賓奪主,並非是年幼不知。

而是在一旁打探消息,搜集信息,正是善探聽,辯險惡。所以這才一溜煙跑來他這裡。

張寧又失笑。在這小家夥的心中,我便也是好人了。

將墨黑玉從脖子上取下,坐在自己的肩膀上。墨黑玉被提著後領也不在意,坐下後,小短腿不時踢踢。

“走吧。”這是一段小插曲,見風波平息。為首的王師姐便朝著眾人點了點頭,再轉頭往原來的方向而去。

“張寧哥哥,這是什麼地方呀?我們怎麼就忽然來了這裡啦?這裡的怪物好惡心的,又壓製我們的妖元。需要時不時的坐下來吃點丹藥補充妖元。對了,各位哥哥姐姐若是需要丹藥,我這裡有啊。父親給了我好多的。”墨黑玉先是好奇,隨即連忙從乾坤袋中取出了許多雜七雜八的瓶子,很是奢豪的樣子。

小家夥超機靈的。

雖說張寧,燕紫雲與師姐們這一行人,並沒有人對她有惡意。但人在外漂泊,總不好小氣。

大家結伴而行,須得出一份力氣。她身上許多丹藥,便貢獻出來,博取眾人好感。

“小機靈鬼還是自己拿著吧。我們天定宗也很富有的,有的是丹藥。”燕紫雲用手戳了戳墨黑玉的腮幫,笑嘻嘻道。

隨即,燕紫雲便將自己所知的關於真魔界的消息,全部告訴了墨黑玉。墨黑玉連連點頭,一臉見識到了。

再次證明,這一脈龍種對於搜集情報十分的有興趣。

而墨黑玉也有透露出情報,這一次不知道是誰帶上了那竹簡,導致一群永寧江龍宮內的,處在“靈胎境”的小輩,都一股腦進入了真魔界。

而永寧江龍宮內當時在場的小輩,人族有二十餘人,江河,海中龍屬,水族頗多,有四五十人。

也有陸上妖族二三十人。

也就是說從風月世界,永寧江龍王宴席而進入真魔界的妖族,人族便多達將近百人。

而一般情況下,獲得了鑰匙,也就是七十二竹簡之一的宗門,或個人,都是不會派遣這麼多門人弟子進來的。

如天定宗,便隻有燕紫雲等五個人。

不過燕紫雲等五人雖然少,但準備都極為充分,若非遇到了飛鼠這種罕見的怪物,又有一位罕見魔修隱藏在暗中。

還輪不到張寧搭救她們。

而從風月世界進入真魔界的人,又都是非同一般的人。如老龍王墨生的親生女兒,墨黑玉,如青龍王的兒子青木,龍門宗的成劍光,桃林寺的李元霸,天元國的五皇子李秀空,除了張寧這個來曆不明的家夥之外,全部都是有極深背景,且極強的人。

各有來曆。

老龍王交遊廣闊啊。這一次老龍王的壽宴,集聚了風月世界東天神州小半精英後輩。

而每十年一次的真魔界探險,如天定宗一般隻派遣幾個弟子進來。大家夥爭奪那純陽之花,妖花並不算激烈。

而聽王元光所說。這七十二枚竹簡,一分為二,便是三十六枚竹簡。分彆到達真魔的屍體,與大妖的屍體。

而真魔與大妖的屍體相距甚遠,不太可能從這裡橫渡前往那大妖的屍體所在。

而這一次隨著風月世界大批精英湧入魔聖的屍體上,妖族,人族,這一次的純陽之花盛開,肯定是極為熱鬨。

而那純陽之花,對於人,妖,更細化一些對於佛修,魔修,仙修,妖族,都是極為有用的東西。

佛出於陽而非陽,一朵魔聖頭顱內誕生的純陽之花,其價值對於佛修來說,是極大的。

魔修則不必提,魔聖的頭顱內竟然誕生了純陽之花,肯定是有原因的。

仙修,或者說道修,和合陰陽。不管是對於純陽修士,還是純陰修士,或是二者兼有的仙修來說,這一朵純陽之花,也有極大的吸引力。

而妖族的力量是混沌的,與他們更契合的是大妖頭顱內誕生的那朵妖花,但純陽之花,也是有用的。

妖族可以粗暴的吃下去,從而獲得極大的好處。

這個真魔界,隻是昔日那獲得了真魔界的魔宗,讓門下最低級的入門弟子,進來試煉,順便取得那純陽之花,妖花的。

如今那七十二枚竹簡,散落在諸天。

尤其這一次風月世界,將近百人進來了。

不熱鬨才怪了。

目前真魔界的情況,局勢,便在交換情報之中,便得一清二楚了。天定宗的師姐們隻有五個人,勢單力孤,便沒有了爭奪純陽之花的心思。

但去看看熱鬨無妨。一行人走了不知道多久,終於從真魔屍體的背脊,到達了頭顱附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