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夜宴(1/2)

“馬上,馬上通知我們的軍警,在全市範圍內對衛震團夥進行全力圍剿,一定要在事情發酵之前把他們全部剿滅!”郭選軍在意識到這一點後,就當機立斷下了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這點事扼殺在搖籃裡。

因為這件事一旦被泄露出去,那影響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工作生涯,還有上層的公信力。

延市的一把手都公然用臟手段,那下麵的人還不得瘋了?

“讓防暴隊、禁毒大隊、特警隊、市局的人都給我動起來!不惜一切代價!”郭選軍瞪著猩紅的眼珠子,咬牙道:“我今晚不回去,就在這裡等,什麼時候有結果,什麼時候我再去睡覺!”

“那李忠久……”秘書遲疑問道。

“換掉他!今晚的行動由你全權指揮!”郭選軍十分果斷的說道。

李忠久是鐘家的狗腿子,郭選軍早就想收拾他,隻不過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而今晚這場和他性命攸關的行動,他也自然不可能把指揮權交到對方手上。

萬一李忠久和衛震串通……

不,沒有萬一!

如果讓李忠久帶隊,他百分之百會和衛震串通!

“是!”秘書表情嚴肅,站直點頭。

……

就在外界鬨的紛紛攘攘的時候,沈公館裡的晚宴卻在十分順利的進行著。

沈世峰從酒店返回之後,隻是隨口提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並沒有深入解說。

而蘇銳和沈南嶽也像是早就料到一般。

事實上,沈世峰之所以能未卜先知,就是蘇銳提醒他的。

蘇銳知道郭選軍是個什麼人。

他執拗、狂熱,而且太過理想化。

隻要自己看中的目標,就一定會想辦法做到。

上一次他和蘇銳交流之後,蘇銳沒有答應他,可這不代表郭選軍會放棄。

而這一次的襲殺,也在蘇銳的意料之中。

因為這很好猜。

鐘家剛倒,衛震作亂,人心惶惶。

如果郭選軍想要做什麼事的話,現在的時機是再好不過了。

“蘇先生,其實我一直都疑惑一件事,當初我和鐘秋月兩家都在延市,你為什麼就偏偏挑中了我?”沈南嶽坐在飯桌上,看著蘇銳眯著眼問道:“鐘秋月當初應該比我更有優勢吧?”

沈南嶽的這個問題,其實曾經問過一次,而得到的回答就是因為葉沁曾經和鐘秋月有仇。

“難道真的是因為葉小姐?”沈南嶽笑眯眯的問道。

蘇銳晃了晃酒杯,忽然笑了:“雖然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因為這個,但還有個很重要的理由……”

沈南嶽聞言挑了挑眉毛。

他一直都不相信蘇銳這種人,會被一個女人而影響判斷力。

“相比於鐘秋月,當初沈家處於弱勢。”

“我於鐘家,是錦上添花。”

“我於沈家,才是雪中送炭。”

“更何況,以強勝弱……那有以弱勝強來的快感更濃?”

蘇銳笑著,話語十分坦誠。

沈南嶽看著蘇銳,長長的鬆了口氣。

“主要原因呢?”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小沁跟鐘秋月有仇。”蘇銳攤了攤手:“複仇嘛……以弱勝強嘛……這都是最可以讓人身心舒暢的事,至於錢……對我而言倒是沒什麼誘惑力。”蘇銳笑的很坦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