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七章:以生相許不是還可以離婚嗎(1/2)

“哢嚓——”

推開房間門,進入臥室裡。

慕長纓將傅姣姣從衣兜裡拿出放進魚缸。

“嘩啦——”

重新回到水裡的小美人魚在水裡歡快的遊著泳。

遊了一會兒之浮出水麵,一雙小手手扒在魚缸上,藍色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她的魚尾巴在水裡輕輕搖擺,“仙女姐姐,謝謝你肯帶姣姣回來,姣姣以後一定會做牛做馬報答你的。”

兩次變身在危難時刻遇到的都是漂亮的小仙女,她真的是太幸運了。

巴掌大小的小人魚臉上帶著嚴肅之色,這副小表情大大取悅了慕長纓。

“哦,是嗎?做牛做馬?”

她喉間溢出軟糯的淺笑,食指輕輕撓撓傅姣姣的下巴逗弄。

“那你說說,你怎麼樣才能從一條人魚變成牛或者馬呀?”

這個來自靈魂深處的疑惑頓時將傅姣姣給問懵了,呆呆傻傻地瞪著一雙大眼睛。

見小家夥不語,慕長纓那雙如水晶葡萄的瞳仁裡閃爍著濃濃的打趣。

傅姣姣扭扭捏捏,“我……我……”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小臉刷的一下紅彤彤的。

“小姣姣慢慢想,姐姐不著急。”

慕長纓坐在沙發上,從盤子裡拿出一顆軟糖塞剝開塞進嘴裡。

甜膩膩的糖果在嘴裡融化,她愉悅地輕眯著眼睛。

傅姣姣猶猶豫豫地輕啟嘴唇,“我……我不能變成牛或者馬……”

“不過崢崢說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那姣姣就把自己送給仙女姐姐吧。”

慕長纓抿糖果的動作一頓,嘴角抑製不住的上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