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一個毛孩子而已(1/2)

裴律師回到府上,叫道:“夫人,來,陪我喝幾杯。”

他興致高漲,導致麵色有些漲紅,顯得紅光滿麵。

臨海公主見自己的夫君罕見的這般高興,帶著幾分好奇的坐在身側,親自給他斟滿了酒。

裴律師連飲三盅,暢快道:“要不了多久,我們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回長安,帶著你們享受榮華富貴。”

臨海公主道:“其實我們現在挺好的,衣食無憂,承先也聽話懂事……”

“婦人之見,婦人之見!”裴律師連續說了兩遍,道:“這算什麼好?父親的好,才是真的好。隻有在長安,在天子腳下,才能大展宏圖。承先在這汴州能乾什麼?當一個小吏?那有什麼用。我裴家兒郎,要當就當尚書,當宰相。苟安在汴州,一輩子都走不出去。我要讓夫人這個公主,有公主的樣子,能夠與誥命一起談天說地,讓我們的兒子不用考科舉,不用從小吏累計功績,直接享受萌蔭,青雲直上。這一切唯有在長安,步入廟堂才有資格享受。”

臨海公主默然無言。

裴律師將手中的酒杯往案幾上重重的一砸,道:“原本我們就擁有這一切。”

他的父親是裴寂。

那可是當年響當當的人物。

李淵最信任的部下,兩人臭味相投,真正親如兄弟。隻是因劉文靜一案,為李世民惦記著,自身又沒有足夠的才華,給穿了小鞋。

直到貞觀六年,裴寂討平山羌叛亂有功。才為李世民赦免,召其回朝。但這時裴寂卻已病逝……

裴律師也因此得以受到提拔,成為汴州刺史。

裴律師自小有著幸福的童年,父親是廟堂第一重臣,李淵視他如兒子,將十六女臨海公主下嫁,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他父親一貶再貶,先是趕回老家,隨即流放靜州。

裴律師在靜州荒蕪之地,親眼見了那裡的山野暴民,更讓他懂得一個道理,想要不給踩在腳下,隻有不計一切的往上爬。

“對了,你可知商王奉皇命南下,就在驛館休息。”

臨海公主想了想,試問道:“商王?那是元璦吧,我記得他特彆討父皇喜歡?”

她是李淵的十六女,但年歲比李元璦大的多,而且她很早就給許配給了裴律師,十二歲就嫁出去了。

這一晃十年,臨海公主腦中的印象幾乎蕩然無存了,若非李元璦深得李淵喜愛,她都沒有什麼記憶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