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猝不及防的致命溫柔(1/2)

其實這也不能怪林帆會覺得柳雲兒花三千買的衣服,和他鋪在桌子上的餐布一樣,因為這質感實在太像了都是帶著一種棉麻的感覺,當手指觸碰到的那一瞬間,充斥著廉價感。

柳雲兒炸了!

比通古斯大爆炸更加可怕。

自己花費了三千多塊買來的連衣裙,結果在這個混蛋的眼裡,竟然和他花了幾十塊錢買來的棉麻餐布一樣。

他對得起我嗎?

這時,

柳雲兒滿腦子想著都是弄死眼前這個混蛋說到底,花費三千多塊買來的衣服,其實就是想要穿給麵前的這個人看,然後得到一聲他的讚美,或許理智不讚同這個想法,但身體早就付出了行動。

結果得到的都是傷害。

“你是不是在告訴我我花三千多塊錢,買了一張餐布蓋在身上?”柳雲兒氣得直咬牙,瞪著林帆問道。

“呃”

“雖然這個事實對你來說有點殘酷,但實際的情況和你所說的差不多。”林帆摸著柳雲兒身上的這件裙子,認真地說道:“如果我沒有摸錯的話,這應該是棉麻材質非常耐磨耐用。”

“滾!”

“你知道個什麼!”柳雲兒怒道:“這是”

突然,

柳雲兒不知道該說什麼,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這件衣服是什麼材質,反正閨蜜說穿在自己身上,沒有任何男人可以阻擋所釋放的魅力,然後腦子一熱就買了。

結果

連什麼布料做的都不知道。

“你看吧。”

“衝動消費帶來的後果,你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材質。”林帆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柳雲兒,嚴肅地說道:“以後少花點冤枉錢雖然你工資加上福利,一個月收入挺高的,但也經不起你這麼造。”

“我樂意!”

“我自己賺的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柳雲兒氣呼呼地道:“我明天還去買,買兩件!”

刹那間,

傲嬌的性格再次接管了柳雲兒的身體。

其實她並不是那種傲嬌的女人,但不知道為什麼隻要在林帆麵前,經常會出現極其傲嬌的一麵,如果將傲嬌分為四個等級,柳雲兒處在最高一級中,用行動來遮掩內心最為真實的感受。

“你看你看!”

“又衝動了是不是?”林帆麵露苦澀地說道:“理智一點不要被那些商家所欺騙了。”

“我喜歡被欺騙怎麼了?”

“你有意見啊?”

柳雲兒氣得肝痛,現在林帆講什麼都是刺耳的,都是需要進行反駁的,哪怕他講得話很有道理,也要好好和他杠一杠。

這時,

一把拽過自己的裙子,憤怒地說道:“不準你摸了!”

緊接著,

轉身返回了自己的房間,剛剛打開門的那一刻,背後傳來了林帆的聲音。

“喂!”

“說實話。”

“其實一件裙子美不美,並不在於它的本身,而是在於所穿它的那個人。”林帆笑著說道:“哪怕你真的蓋了一張餐布在身上,那也是世界上最奈斯的餐布。”

柳雲兒愣住了久久無法從林帆的話中清醒過來。

而這句話似乎充滿了一種神奇的力量,把之前所有的負麵情緒,都給一掃而空剩下的隻有莫名其妙的觸動和無法解釋的衝動。

“是嗎?”

柳雲兒背對著他,淡然地說道:“早點睡”

說完,

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隨後便關上了房門。

然而,

柳雲兒卻站在房間門口,並沒有走入客廳,她還在回味到林帆的那番話,也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去重複這句話,都能給她的內心帶來一絲快樂,最為真切的快樂。

或許,

柳雲兒不想承認,可它卻是存在著。

這混蛋時不時給帶來無儘的憤怒,但同時他也會帶來猝不及防的致命溫柔。

“餐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